新宝皇冠导航网-18岁故事 想当"武林高手"的新兵请你看过来

新宝皇冠导航网-18岁故事 想当

新宝皇冠导航网,★18岁故事★寻找武林高手

作者:伍会娟

新兵刘黎已经想好了,如果今天晚上熄灯后,靠在炊事班后面那堵墙上的梯子要是还在,那他铁定要做一名逃兵了。

炊事班附近那一片,是刘黎所在的三班的卫生区。电工班今天调整电线,中午就把梯子扑在墙上了。听说今天没完工,明天还要继续。刘黎午休起床后去梯子底下捡烟头的时候,脑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似的,突然就开窍了。

刘黎这么想的时候,眼睛穿过窗户,像一枚火箭弹似的直直射向炊事班旁边的梯子。路灯很亮,搭着梯子的墙头上是一排亮闪闪的玻璃碴。

班长面朝大家坐在折叠椅上,刚刚点评了上周工作,正打算布置下周的学习训练计划时,就看到了刘黎发直的眼睛。他用中性笔敲了敲折叠椅撑起来的迷彩小桌面,“当当当”,像叩门声。还没等刘黎应声“开门”,班长自己先发问了:“刘黎,你又在想什么?”声音不大不小,语气不轻不重,根本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凶神恶煞。

“报告班长,没想啥!”说这话的时候,刘黎已经站起身,右跨一步,呈立正姿势,声音像是打了鸡血。虽然入营只有一个多月,虽然他已经打好了要走的算盘,但不管是从外形还是从声音上判断,刘黎都还算是一名合格的新兵。关于这一点,班长是满意的。

全班新兵的腰板都拔得笔直,眼睛一动不动目视前方。班长简单地扫了一道,没人冒泡,也还满意。他重新低下头,对着笔记本把连务会上布置的任务计划传达完。

“解散!”

眼瞅着班长爱搭不理地溜达出了宿舍门,刘黎只得悻悻地也跟着自行解散了。

刘黎不得不承认,“踏出青春稚嫩区的头一脚,是让人失望的”。这话不是他想出来的,是他在高考完那个失眠的晚上随手从一本杂志上看来的。那会儿的他已经对上大学不抱任何希望了。其实无论成绩高低,糊弄着上一个杂七杂八的学校应该不成问题,只是刘黎觉得没意思。

刘黎宅在家里,哪里都不想去,就窝在卧室里戴着耳机听摇滚。刘黎学过五年吉他,曾是学校声乐队的吉他手,而现在衣柜上的吉他布满了灰尘,很久都没碰了。奶奶端着饭菜推门进来絮絮叨叨说着什么,他不想听,也听不进去。他喜欢伍佰,翻过来掉过去地听。备考那么紧张时,他都一门心思想打游戏,现在有时间了,他倒碰都不想碰了。怪事。

再后来,刘黎在微信里看到同学转发的征兵消息时就动心了。那段时间电视上正热播一部军旅剧,步枪、飞机、大炮……挺拔的绿军装,整齐划一的队列动作。最关键的是,还有身手不凡的招数,什么泰山压顶,饿虎扑食,白鹤亮翅……刘黎做梦都想当一名武林高手,沸腾的热血正好找到了出口。

只是入伍没几天,刘黎就感觉到哪儿哪儿都不对劲了。不仅是单调、重复、乏味,更重要的是,刘黎从班长们身上看到了真实,跟电视里演的完全不一样的真实。

就拿两眼放光的三班长来说,他的专业不是扛枪打炮,是搞通信。有一次刘黎无意中得知,班长他们一年能摸上两次枪就不错了,开训是一次,驻训是第二次。更为失望的是,班长也不是什么“武林高手”,只能教大家打打军体拳,拉拉单双杠。刘黎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热血很快就开始凝住了。

入伍第二周,宣传股长带着一名干事下来做问卷调查,第一个问题就是入伍动机。刘黎填写的是当一名×××那样的兵(×××就是热播的军旅电视剧里的主角)。交卷时,宣传股长看到他写的答案,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。敏感的刘黎当时就察觉到了,察觉是察觉了,就是不明白。等时间一打滑,刘黎似乎就懂了,懂了就觉得没劲了。

退伍申请报告已经交过两次。头一次交给班长时,班长愣了一下,说:“我这个当班长的都把你们当宝贝疙瘩供着,还没怎么着你呢,你就准备闪了?”刘黎脸一红,想起了班长给他们新战士洗脚时说的:“我都还没给我爸妈洗过脚呢,你们可真是享福啊。”

新兵连规定,班长必须给每名新兵洗一次脚。除了奶奶,刘黎印象中还没有谁碰过自己的脚,何况是手把着洗呢。刘黎还没记事,父母就离婚了,他是跟着奶奶长大的。班长手一碰,他就不自觉地把脚往后一闪,班长一把就又给拽了过来。想到这件事,他突然觉得这么快就离开有些对不起班长。

拿着退伍申请的班长瞄了一眼报告说:“你这字数可是有点少啊。你看,没头没脑,乱七八糟,来龙去脉都没写。你应该知道部队讲究个一二三四啊。”“不过,”他简单地折了一下,又说,“我一定给你交上去,放心,啊。”

报告交上去后,就是无休止的谈心——排长、连长、指导员、营长、教导员。除了教导员,其他几个人问的问题好像都差不多:怎么想的?遇到什么困难了?要不给家里打个电话?政治退兵对今后发展是有影响的,可要考虑清楚。只有教导员没那么多废话:“再适应一个月,不行就退!我也不想养你这颗定时炸弹。”

刘黎不知道,去年友邻单位就有一名新兵,入伍后一直不适应部队环境,想走又没走成。强行留下没几天,小伙子差点从楼顶上飞下来,把大小领导都吓个半死。

大不了就再熬一个月。

新兵营过集体生日时,其他班上的几个老乡看到刘黎,好像都故意把眼睛从他头顶上越了过去,爱搭不理的。刘黎端着饮料,还没走到那一小群人跟前时,人家像是同性相斥的磁铁,“哗”地一下就退散了。

我去!刘黎脸一红,望着老乡们的背影,想起了在火车上和自己同一个县的军迷战友小赵说的那句话:“咱俩到时候一联合,那就得打遍天下无敌手。”无敌手,呵呵。

刘黎没等上一个月,就提交了第二份报告。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刘黎的第二份就显得格外认真。

第一条就是不能适应部队的节奏。刚吃完饭的班长一边用舌头尖舔着右边的槽牙,一边嘘着声音说:“一日三餐没少吃,八个小时的睡眠也有保障。再说,你小子队列走得不错啊。体能差点,但也算是凑合。有啥不适应的你?嗯?”刘黎只能低头不语。

第二条就有点乱编乱造了:父母就自己一个儿子,没人照顾他们。

“父母大人七老八十了?身体健康不?难道你还想在部队待一辈子?你愿意,部队都不愿意啊。”班长又驳得他哑口无言。

至于第三条和第四条,刘黎没跑偏,就是有点飘,说现实的军营与影视剧中相差太大,太令人失望。刘黎静等着班长继续点评,班长盯着他看了两眼,却捏着报告不开口了。

熄灯号一响,整个营区就应声抹黑了。今晚刘黎排了夜岗,第三道,和班长一组。刘黎算计着等到自己上岗后再行动。那个时候,大家睡得最熟。新兵连的夜岗都是新兵和老兵组合。如何摆脱班长的监视,这是个问题。

躺在床上,刘黎想了一下,班长不太可能在站岗的时候上厕所,那就只能自己上厕所。对,就等着下岗时借口上厕所,然后从厕所的窗户跳出去。刘黎一想到“跳”这个动作,心就跳得厉害。

不一会儿,各个床铺都传出了大大小小的呼噜声。这声音就像催眠药,刘黎很快就有点坚持不住了,可一想到自己的计划,却又睡得不那么踏实,好像睡着了,又好像没有。第二道岗前来叫岗时,还没容得人家反应,他就一骨碌坐了起来。班长已经开始穿衣服了。

刘黎出门时没穿大衣,班长扭头看了他一眼说:“高原夜风硬。不想感冒就把大衣穿上。”刘黎只得回身又拿起了大衣。

一切都按照刘黎的计划进行,还算顺利。两人穿着大衣,拿着手电筒走来走去。班长点了一根烟,手指中间冒着红光,竟然问他要不要也来一根,刘黎拒绝了。班长又说:“要走就漂漂亮亮地走,别他妈的缩着脑袋离开。我觉得你三公里还能再提个两三分钟,单杠多拉五个也没问题。等你这些任务都完成了,我保证把报告给你交上去。”刘黎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准备下岗,他低声提出想上厕所的时候,班长瞪了他一眼,然后打着哈欠进宿舍去叫岗了。刘黎知道这就意味着行动成功了一半。

他从窗户跳下去的时候,膝盖轻轻打了个弯,眼睛迅速地扫描了一下黑乎乎的四周,还好,没有异常。

这是刘黎长这么大第一次偷偷摸摸行动,他感觉心都要蹦出来了。来到墙边,梯子果然还在!刘黎果决地迈上了第一个踏棍,只是再往上抬腿时,就透着犹豫了。他突然想起刚刚班长说过的话:“要走就漂漂亮亮地走,别他妈的缩着脑袋离开。”

刘黎停下来,回身坐在了第二个踏棍上。夜风吹过,他打了个激灵。望着黑黢黢的营区,刘黎想起了宿舍的呼噜声和总也赶不走的汗臭味。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样的离开会给自己和单位带来什么样的具体后果,但是他知道,军迷小赵和那些老乡肯定会鄙视自己,班长肯定也会受到惩罚。

就这么傻坐了一会儿,刘黎一想到自己每天就是走队列练体能,又觉得还是没劲,还是得离开。他扶着梯子,转身,正准备上第三个踏棍的时候,却被人一把将脚脖子给攥住了。刘黎吓得“啊”了一声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底下的人一用力就把他从梯子上扽了下来。等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骑在他身上,一把象征性地掐住他脖子的时候,刘黎才看清楚,这人正是自己的班长。

“你要是坏蛋,老子手上就得上劲儿了。”班长起身,伸手把刘黎拽了起来,“饭要一口一口吃,哪个武林高手都是一点一点练出来的。”

握着他的手,刘黎盯着班长的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。这下,他原本凝固的热血是真的沸腾了。
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本文载于《军事故事会》2016年第11期

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